滚动新闻

云南茶人陈松的做茶“六字真言”

   日期:2018-04-27     来源:人民政协报    浏览:175    评论:0    
核心提示:陈松的茶好,和他自己总结的六字真言有关:润、香、甜、滑、爽、厚。六字真言,也是陈松做茶的标准,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用制药的方式制茶。

前几日,“消失”了一个月之久的云南老人陈松回来了。

熟悉他的好友都知道,这段时间是他进山采药、制茶的日子,由于深山里信号不好,沟通不便,大家便只能眼巴巴地盼着陈松出山的日子早点到来。这不,他刚回到昆明的家中,好友们就循着茶味儿来了。

陈松的茶好,和他自己总结的六字真言有关:润、香、甜、滑、爽、厚。“在我看来,茶首先要滋味好。第一要润,喝茶是为了解渴,喝完之后口不能干。接下来,是考虑它的香气和甜度,要回甘生津。再者,茶最好能滑入喉咙,也要鲜爽、醇厚。”陈松长在中医世家,很小的时候,便在父亲的影响下,成为了一个小茶友。“我从3岁开始喝茶,现在已经喝了58年。”丰富的体验和制茶的钻研实践,令他对茶有了更多自身的体悟。

六字真言,也是陈松做茶的标准,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用制药的方式制茶。

“云南的春茶发芽大概在3月中旬开始,3月底进入盛采期,一般可以采摘8-10天,之后发芽率直线下降,一般我会采到4月20日左右,有些人也会采到月底。”陈松说。“春雨贵如油。普洱茶虽和江南绿茶不同,没有分明前、雨前,但它在采摘前却需要下一场雨。雨后,茶树的芽头才会冒出头来。”陈松说,今年的雨就晚了两三天,他推迟到3月19日才进山,没想到当天傍晚就下起了雨,他的到来被当地的村民笑称为“雨神来了”。

“大约从2002年起,我开始制茶。”陈松说,那时,他常到穷乡僻壤的山间,请当地人帮忙采药。结果发现当地人家家都有茶园。但囿于制作技艺不高,茶叶做不好,也卖不上好价钱。陈松就边采药,边手把手地教他们制茶。十多年过去了,他的“徒弟”已增加到50多人,当地人更因茶叶质量的提升,生活水平得到了改善。

“要做一款好茶,首先要有好的原料。为什么冰岛茶甜、班章茶香,这与它的内含物质有很大关系。品种好了、水土条件好了,鲜叶的品质好,自然有了做一款好茶的基础。”陈松说,他采药的区域,恰好也是出好茶的地方,一举两得,天时地利人和。

陈松对茶叶制作的要求颇为严格。例如,鲜叶采摘很重要,因此陈松连盛放的茶篓也很讲究。

他要求采茶的竹篓只能放茶,不能盛放其他东西,免得沾染异味。每位采茶的老乡都会背着专用采茶篓上山、上树采茶,采满一篓,要马上送回到厂内,保证鲜叶全程不落地。

不仅如此,每位采茶、制茶师傅洗手也有要求,不能使用肥皂等带香气的洗涤剂,而要用陈松提供的蔬果洗涤剂来清洗。日常吃饭,厨房、食堂等也要与制茶区域间隔开,更不用提吸烟的人了,他们都是被严禁入内的。

“老乡们常笑说我太刁了,其实,我就是要生产一款非常纯净的、没有任何异味的茶。”陈松笑着说。

采了一上午,差不多中午12点前,陈松的采茶队便可收工了。“午间适宜的温度,使得新鲜的茶青在摊晾槽里,摊上两三个小时后,水分流失得恰到好处,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半就可以炒茶了。”

陈松很看重杀青后的揉捻。他认为力度不能过重,应在轻揉稍重为宜。“如果揉捻过重,茶汁流出得太多,日后制成成品茶后,它的茶汤就会显得浑浊,且不耐储存。”揉捻过后,将茶青薄薄地摊放在竹席上。太阳照上一整天后,就可以进行挑拣黄叶等工艺了。

这些年来,陈松一直坚持只做春茶,他反对对茶树进行过度采摘。“可能由于我学中医,与植物的接触比较多,对它们的习性很了解。茶树如果过度采摘后,会衰竭得很快,叶片发不出来,光合作用做不了,有些茶树就接近了死亡的边缘。”

为此,陈松建议每年春茶采摘鲜叶时,标准由一芽二叶上升为一芽三叶。夏茶不采、秋茶少采。“这样老乡的春茶产量增加,能够保证收入的提高。而春茶收入的提升恰好能弥补夏茶不采、秋茶少采时收入的不足。再加上多一片叶片,对于茶叶的甜度也有所增加。这样,既能保证茶农收入不减、茶叶品质提升,茶树又能得到休养生息。”陈松说。

 
标签: 茶人 陈松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