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老荫茶树

   日期:2018-04-30     来源:人民日报    浏览:71    评论:0    
核心提示:春日里,我们走进位于岚河支流上的响水沟,去寻一群老荫茶树。

春日里,我们走进位于岚河支流上的响水沟,去寻一群老荫树。

当小车穿过山的褶皱、爬过一个山坳时,同伴指着前方野樱桃花与绿树掩映下的农舍说,到了。

印象中的茶树总与人胸相齐,此时,一群巍然耸立,粗似小圆桌的古树伫立于眼前。同伴抬声说,这是我们要见的老荫茶树。我怔怔地问,这是茶树吗?

老荫茶树一排四棵,相拥在岚皋县南宫山镇双岭村五组一户农舍院坎边,三棵集簇,一棵独立,枝杈却“搂抱”在一起。四棵老荫茶树粗细相近,许是同族兄弟,抑或平辈姊妹,它们不似银杏笔挺,亦不像白杨端直,而是弯腰曲颈,斜身伸脖,倚靠着说着亲人间的家常,道着一家人的亲热语。它们每一株都高大、洁净,身姿勃发,蓊蓊郁郁,遮蔽着翘起的屋角,掩映着踮脚向上的绿竹林、粉樱桃。

一阵风吹过,空气里有缕缕山花的清香。沐浴着初春的阳光在山坡上安静地看古树,着实是一件幸福的事。迎风招展的茶树树叶光洁、明亮,呈椭圆形,面绿背白,比一般茶叶厚大。常绿不凋的杪梢上生出鹅黄色的新芽。茶树棵棵粗壮,初长独干,起身后分枝散叶,三头六臂,树叶相叠,浓郁如云,给一面山坡平添上深幽葱茏的绿意。树干虬曲苍劲,枝柯扭结斜展,树洞深陷。古树黑皮蜕脱,白皮新显,陈去新替,黑白相缀。树身细腻光滑、清爽洁净。我忍不住地伸出手去摸摸,感触到的是柔润滑腻、宁静清凉,一种舒爽惬意徐徐攀过手掌,缓缓地浸润进身体。

深山多老树。山里的大树多有着粗糙的面容,黑黑的皮肤。我试着读它们不同的肌肤,纵裂成条的,杂列如片的,缀结似鳞的,黑褐色的,泥黄色的,青铜色的。树木与树木间都有着各自的性格,各自的身材,各自的气质,各自的容貌。

老荫茶树属樟科木植物,常绿乔木,叶片和枝干均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元素。山里人喜欢摘来晒制后泡茶,消热解渴,清热败火,防暑化食。

树下土屋的主人在不远的坡地上栽育着红苕种,听见院边树下有声响,便放下锄头回家开门,为我们提凳泡茶。跟在他身后的是条黄狗,蹲守在门前,又扭动着身体走向老荫茶树下,偶尔伫步静立,不声不吭地望着远方。

阳光温暖,我们在院子里喝茶。

老荫茶叶片厚实,汤呈红褐色,清香中略带一丝苦涩,幽幽地呷一口喝进肚里,唇齿间却有着不去的回甘。主人姓李,六十多岁,老伴已经去世,平时他一人在家。品着老荫茶,我们说起老荫茶树。李大哥说他们老祖先是清末年间从汉江边流水店迁徙到这的,父辈们口口相传说先人们到这时,这老荫茶树都已经很大了,先人们先是在茶树下搭草棚住,后来才慢慢自己建了房。

这个春天,我是老荫茶树下的匆匆过客。这片山村,也因为有了老荫茶树的陪伴,增添了一份生活的美好。

 
标签: 茶树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