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老茶是素日里的温厚锦华

   日期:2018-06-22     来源:四川日报    浏览:55    评论:0    
核心提示:二十多年的沉寂,他们各自隐居。身外的时光一年又一年流走,他们没有计算,也无心去关注。松树千年翠,槿花一日红,千年一日,一日千年,对于一位安顿于时光流逝的隐者,时光的流动与不流动,又有多大区别呢?

二十多年的沉寂,他们各自隐居。身外的时光一年又一年流走,他们没有计算,也无心去关注。松树千年翠,槿花一日红,千年一日,一日千年,对于一位安顿于时光流逝的隐者,时光的流动与不流动,又有多大区别呢?没有对时光流逝的恐惧,就不会有心慌。恐惧什么呢?有什么要去恐惧的呢?时光的流逝是自在的,生命是自在的,在相互的自在中,身心轻安,自在的生命自会圆润饱满。如果我们去触摸了生命的质地,我们就会知道这一点,坚信这一点。

超然物外素处以默,于是当我们与这两位隐者相遇,二十二年的老普洱和年纪更长一点的老六堡,素日便铺陈出锦华。不是春来繁花满园的烂漫锦华,而是即便萧瑟野外也花朵自开的温厚锦华。温厚、饱满、醇稠、圆润、顺滑、化苦为甘,让人酣畅淋漓仿佛身倚巨石老松,天地清旷,微风轻抚,身清如朗月悬空,而所有的时光,此刻都像巨石老松一般可以去抚摸了,甚至,可以凝结起来,放在手上去掂掂重量了。

哪里又是在仅仅掂量时光的重量呢,其实也在触摸生命的质地,掂量这一时之中生命的充实与浑厚,拿捏这一时之中生命的张力与弹性。是灵物,有些茶是“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比如甘露、松萝、猴魁,年轻婀娜,曼妙生姿;有些茶是“弯弓挂扶桑,长剑倚天外”,比如岩茶、中期生普,豪气张扬,性格分明。老茶呢,老茶是“一路草鞋痕,寻入松深处”,不显山不露水,但是骨力气力张力韵力,都饱满在了定力中,于是劲道是圆润醇厚绵长的劲道,回味是深入眼耳鼻舌身意的回味,有一种春雨润物般的细密,正是在这细密中,一种生命的安顿感浸漫而出。这就是老茶的好。我觉得老茶的好,就在于它能给人一种安顿,能让人体味这样一种生命的安顿。一种比“看风流慷慨,谈笑过残年”更温厚更妥帖更绵韧更旷逸更通透更自在自得的安顿感。

当然,茶要是好的老茶,真的老茶,而不是做的老茶。近年来喜欢老茶的人多了,甚至被有些人拿做概念来炒作了,于是假的老茶便如大象拉屎,一拉一大堆充塞于市,污染了人们对老茶的认知。其实想想便知,真的老茶哪里会有那么多呢?控制住我们对老茶的欲和执,随遇而安,遇上了就珍惜就欣赏,遇不上就让流水淡淡走,假老茶也许会自动消失一些吧。

让我满怀喜悦又身心安顿的这两款老茶,1996年宜良仓的大叶普洱和二十多年的六堡,昨天下午和晚上都分别泡了一泡。源起是茶课上大家单独喝了六堡茶后,有朋友说分不清六堡和熟普的差别,于是就下午晚上两个班都分别对比着来喝一下。茶干净,对比着一喝,色、香、味、韵、口感体感等等,一下就清晰了然了。
隐居在岁月深处沉淀了二十多年,因为储存良好,闻干茶,便已让人充满期待。两款茶,都是陈香与木香底子里游动着一股幽悠茶香,清透雅致,仿佛一朵岁月深处的花开放了,它的花香并不被一年又一年的时光层层隔绝,它有绵绵的穿透力,它绵密地穿过时光,让茶香带着时光的味道,缓缓来到我们面前,不浓烈,却韵态有致,淡雅饱满。这就是干净的老茶。假老茶或储存坏了的老茶,茶色枯晦,常有一股闷馊味腐陈味,看干茶、闻干茶便不能让人心悦,又怎会打动人去品饮呢?
普洱出汤,汤色红橙艳丽若笑语连连,入口风韵饱满醇和滑润,丰厚有力回甜生津,一生津,满口便清若深谷流溪,一杯尽,杯底花香弥漫,馥郁若丽春游园;六堡出汤,汤色沉红厚重若老者谆谆,入口糯滑厚重饱满顺稠,两杯下肚,浑身毛孔打开,淋漓舒畅,恍若置身峡谷旷野。六堡茶以体感见长,但是好的六堡,杯底也有淡雅香气。两款茶一连出汤十几泡,依旧状态不减,让人越喝越兴奋。喝老茶,我常常会被它迷人的汤色打动,轻盈灵动又饱满的红,仿佛红日初升,仿佛倾城的女子迎面走来,仿佛满树的石榴花开放了,只凝结成眼前这一杯灵动饱满的红。

世间的美好,有时可以只在一杯饱满的茶汤中。只需要一杯茶,便足以将美好承载与传递。

喝到后来,二十多泡,汤淡了,但味不散,韵不消,清滑的甜爽,轻柔的妥帖,清雅的时光。我们慢慢又静下来。仿佛爬过了高山,穿过了密林,我们轻轻回到平原,回到了青春年少时的散淡时光。

 
标签: 老茶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