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乡村振兴应该先做地域品牌还是企业品牌?

   日期:2018-04-26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47    评论:0    
核心提示:“乡村振兴战略”让更多外出务工的茶农看到了家乡的希望,重新回归茶园。陈茂霖 摄 茶厂师傅正在炒制茶叶。陈茂霖 摄要想让一个

乡村振兴应该先做地域品牌还是企业品牌?

“乡村振兴战略”让更多外出务工的农看到了家乡的希望,重新回归茶园。陈茂霖 摄

乡村振兴应该先做地域品牌还是企业品牌?

茶厂师傅正在炒制茶叶。陈茂霖 摄

要想让一个地方的农产品卖上好价钱,应该先做地域品牌,还是先做企业品牌?这个问题对于重庆武隆区白马镇抱岩村村民张明怀来说,显得有些难以回答。“其他我不是很清楚,只晓得去年有企业把我们的茶园承包了过后,我们的收入高了很多。”张明怀说。

今年65岁的张明怀种了40年茶,从当年“为国赚外汇”的使命感,到茶场效益下滑工人挑担沿街叫卖,张明怀对农产品的“品牌”有了比较朴素的认识。

“最早是国家包销出口,后来外国人不要,我们茶场的工人只好把干茶叶挑出去卖,好的能卖3块钱左右一斤,差点的一块钱一斤都卖不起,原因就是当时技术不行,产品质量上不去,也没有叫得响的品牌,”张明怀说,“后来我只有跑到浙江区打工,一个月400元左右,也比家里好。”

到90年代后期,随着国内市场对茶叶的需求上升,武隆开始有私人企业尝试承包以前的老茶场,并在政府引导下形成地域品牌,思乡情切的张明怀就成了首批回归的茶农。“只要家乡有一点希望,我都愿意马上回来。”张明怀说。

市场需求向好是一个方面,但面对国内其他省市的强势茶叶品牌,重庆本地茶叶品牌的生存就显得比较艰难,张明怀的收入也似乎碰到了一个看不见的天花板。“重庆是一个中国茶叶的‘大小区’,其中‘大’是指市场大,消费量大,‘小’是指相对于市场,我们的产业规模还比较小。”西南大学茶学系主任、重庆茶叶学会会长童华荣说,“现在全国人均茶叶的消费量比之前有了大幅提升,但茶叶基地的规模和产量也在不断增加,以后做出自己的品牌,实现差异化竞争就会显得越来越重要。”

“重庆产不出好茶吗?我不这样认为。”作为承包了张明怀村茶场的企业负责人,重庆市武隆旅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正怀在做企业之前,有多年基层工作经验,对武隆茶产业的情况有足够了解。


“早在3000年前,武隆一带就是著名茶区,巴人向武王献‘贡’之茶即产自渝南涪陵郡,历史上我们的白马茶、虎老溪茶都是历史上入书的好品种。”徐正怀告诉中新网记者,武隆的茶产区主要在北纬30度,海拔1200-1600米的高山上,有高达98%的森林覆盖率,并形成了独有的T字型小气候区。在上世纪60年代茶叶还是我国创汇主要物资的时候,武隆几乎所有高山村都有自己的茶场,后来由于改革开放,大量茶农为追求好点的生活纷纷外出务工,就留下了大批废弃的茶场,这些茶场里的茶树经过了几十年的野化,已经成了不可多得的野化茶园。

“我们做了一个统计,武隆全区的野化茶园大概有62000亩,现在是非常好的资源,”徐正怀说,“现在我们想的就是如何把这个资源做好。”

徐正怀想要“做好”武隆的茶产业,提升品质,进而形成自己的品牌仍是不二法门,但这个品牌该怎么做,徐正怀有一些不同的想法。

“以前一涉及到农业,说乡村振兴,我们大多想到的是地区的地域品牌,但是一个地区的产品质量是很难做到标准化的,这里面涉及因素很多;我就想尝试一下,在企业实力足够的前提下,完全按企业的标准来打造一个企业品牌,”徐正怀说,“这样的好处就是企业可以严格地按照企业的规范和标准,对茶叶产品的质量进行全程把控,并且在营销、包装,以及和旅游资源的整合上进行有效配置、减少因个体利益纠纷造成的资源浪费和品牌损失。”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两次提到了‘乡村振兴战略’,并将它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徐正怀说,“这让我们看到了国家对农村发展和乡村振兴的决心,我们作为扎根农村的企业,就应该有更多的尝试。”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