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被“名山古树”概念绑架的冰岛茶

   日期:2018-05-04     来源:云南网    浏览:91    评论:0    
核心提示:在昆明茶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春茶价格表里,冰岛老寨古树毛茶为3.8万元至4.2万元一公斤。“这个价在村子里已经买不到,刚采下来的鲜叶都被老板哄抢到一万两千元一公斤,按4公斤鲜叶制出一公斤干茶计算,今年冰岛古树茶已经飙升到5万至6万元一公斤。

4月的冰岛老村,停车场停满了豪车,众多身揣巨款的客商正在把这个10年前还是默默无闻的云南小村变成“竞技场”。

一把冰岛老寨的鲜茶叶等同于金叶

鲜叶价超金价 大家坐等“接盘侠”

在昆明茶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春价格表里,冰岛老寨古树毛茶为3.8万元至4.2万元一公斤。“这个价在村子里已经买不到,刚采下来的鲜叶都被老板哄抢到一万两千元一公斤,按4公斤鲜叶制出一公斤干茶计算,今年冰岛古树茶已经飙升到5万至6万元一公斤。”一名云南本地的茶商无奈地摇着头说,“这哪里是在采茶叶呀,明明就是在采金叶子。”

更有甚者,最贵的一棵古茶树,有老板一掷千金,以一公斤干茶42万元的价格把整棵树包了下来。

“他就是在玩概念,钱从左手捣给右手,制造古树茶天价难求的故事,赌的就是有‘接盘侠’跳出来,用更高的价格把手中的货买走。”一位熟知内情的茶商调侃,“一斤黄金也值不了这个价吧!”

在这愈演愈烈的价格大战中,最受益的当属村民。冰岛村54户村民,年收入一两百万元不在话下。

村民有钱后,第一件事就是盖房。鳞次栉比的小别墅一栋比一栋漂亮,十年前的茅草屋、土基房已经荡然无存。除了少数被外来者保留下来挂上“茶叶初制所”的房子,这些老房子,大多都不是用来制茶的,而是用来“讲故事”的,是为了证明从这里出去的茶叶的正宗性。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一年只有7吨多产量的冰岛古树茶,市面上会有百吨以上的货在流转。

“大家喝到嘴里的,有很多并不是真正的冰岛茶。”一位专程来收茶的老板说。“以前没人喝这个被称做野生乔木茶的古树茶,由它在山上自生自灭。2005年全球普洱茶论坛之后,大家才渐渐接受了它。”临沧茶叶协会的一位专家表示,物极必反,现在被炒到天上的古树茶已经背离了它的价值。“云南在这方面吃过多次亏,包括石斛、玛咖、辣木、三七这些农产品,都是被抬上云霄又狠狠砸到地上,市场元气大伤。”

村民的别墅旁就是古茶树

冰岛茶符合“讲故事”所有条件 商家不炒它炒谁?

有段时间,冰岛老寨的山坡上,到处可见“茶王树”牌子,上面还标着买断这棵古茶树的外地客商老板名字。

大家都知道钱少了绝对买不到冰岛茶,但有时是拿着钱也买不到。这不要紧,“有图有真相”,来茶山的人自有办法:找棵古茶树,拍照、拍视频、直播全程,然后发朋友圈,证明到过最正宗的冰岛老寨。至于古树茶,随便到其他地方买点充数就行,反正临沧茶园多,包装着冰岛旗号的古树茶满大街都是。“这样的人居然占了每年去茶山购茶群体的大多数,简直是对冰岛茶的羞辱。”一位做冰岛茶的人对当地茶商说。

在普洱茶消费群体的心中,以前的六大古茶山(即革登、倚邦、莽枝、蛮砖、易武和基诺)和新六大茶山(布朗、巴达、南糯、勐海、勐宋和景迈)好茶云集。但喝茶的人更喜欢以自己的熟悉程度和口感来区分山头茶,比如近些年茶友乐道的十大山头,即老班章(茶王)、冰岛(茶后)、昔归、刮风寨、麻黑、老曼峨、曼松、弯弓、那卡、南糯山。

这些山头上采摘的茶叶,它们代表了云南普洱茶的所有品种。“但是这些山头茶故事讲多了,已经没新意。只有横空出世的冰岛茶,核心产区面积小,原始面貌保存得比较好,又占了名山头和古茶树两大先决条件,好比一个不世出的幽谷美女,符合讲故事的所有条件。商家不炒它炒谁?”一位来收茶的老板说。

利益滋生了冲动,一拨又一拨的外地客商带着满腔的欲望涌向冰岛老寨。“甚至连茶农都骄傲起来,你如果说她的茶采不好,话没说完,她背起茶萝就走,一个春天你见不着她的身影。你不收是吧,那边大把的人等着收呢。”4月中旬,云南茶企勐库戎氏总经理戎玉廷在中国•双江第五届勐库(冰岛)茶会健康茶叶论坛上说。

冰岛茶出自这5个村寨

了解到,冰岛茶广义上指冰岛村委会辖地的五个寨子,即西半山的冰岛老寨、南迫、地界和东半山的坝歪、糯伍五个村寨内的所有茶品,狭义上专指冰岛老寨产出的茶,而这里的古茶园被誉为勐库大叶茶的发源地。

从地图上看,勐库名气最响亮的茶区被山脚的南勐河一分为二——东半山和西半山。东半山以坝糯藤条茶为著称,茶味细腻甜香,西半山以小户赛、大户赛、懂过等几个茶区为核心,茶叶涩味重,但持久耐泡、回甘迅速。“冰岛老寨虽然在西半山,却包含了东西半山几乎所有优点。村子里产的茶刚喝时有点轻微的苦涩感,但是生津回甘强。十泡之后,醇厚的冰糖韵味仍然留存,让人意犹未尽。”冰岛村的茶农不无得意地说。

激烈的鲜叶争夺 外来茶商直接上山交易

冰岛村坐落在海拨1600多米的一个山坡上,村子前后和中间都生长着古茶树。根据2014年临沧茶科所和勐库镇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这里的古茶树最大树龄为五百余年,老寨里百年以上古树仅存4954棵,300年以上古茶树尤其稀少。

勐库镇相关负责人介绍,整个冰岛村委会百年以上古茶园现今只有334.98亩,古茶树24232棵,年产干茶7.8吨。而这部分茶,就是外来客商老板豪掷千金争夺的主要对象。

激烈的鲜叶争夺战让本地做茶的人“胆战心惊”,到最后都怀疑自己太没实力了。“不像其他外来商人一样,不提任何要求,不啰嗦,比的就是砸钱的速度和魅力,用钱的厚度换鲜叶的厚度。”当地一位做茶的老板说。

“为了‘货真价实’的山头茶、古树茶,或者为了更丰厚的利润,外来商家、茶客绕开本土生产企业和中间商,直接上山和茶农、初制所交易。”戎玉廷透露,商家这样做可以赚到销售环节的利润,又省掉了生产加工的成本,必然获得更丰厚的利润。“若和他们竟争,我们本土企业在厂房建设、硬件设施的投入、技术研发投入、技术员工的培养、纳税义务等等都成了累赘,更何况本土企业还没有别人会宣传能讲故事。”

其实在云南的普洱茶产区,村村寨寨都建有茶叶初制所,但标准参差不齐,对鲜叶的品质要求各有说法。冰岛茶的采摘一般是一芽二叶,但有的村寨认为鲜叶采摘要老才好,可以采三四叶、四五叶,没有芽也可以,甚至老黄片都可以卖出百元一公斤的价格。

特别是有“马蹄”(硬化的茶梗,普洱茶的一个特征)的茶叶可以给出更高的价,“这是本末倒置的,有‘马蹄’的茶叶喝起来口感更涩,但商家只认‘马蹄’,没“马蹄”的茶叶有时居然还卖不出去了。”戎玉廷说。

市面上的冰岛茶包装盒上有明显的“名山古树”标志

那些拼凑而成的“冰岛茶” 欺骗的只是不懂茶的人

每年一到春天,那些标榜为冰岛茶“名山”的山头上,天天人满为患,但最终很多人因为价格高、茶的口感不一,真假难辨,不得不遗憾离去。

戎玉廷介绍,最后造成的局面是,冰岛有的村寨茶农尝到高价茶的甜头,宁肯将鲜叶老在树上,也不肯低价出售。有些村鲜叶没人采也卖不出去,但市场上从来不缺该村的茶叶。有些茶山还没有开采茶叶,但市场上已经充斥该山的春茶。

“真是咄咄怪事,冰岛茶还会玩穿越。只有暗箱操作这一切的茶商卖得盆满钵满,就不知那些买到‘名山’茶的人是否喝出了‘名山’味道!”一位代理昔归茶的临沧茶商说。

在袁正、闵庆文和李莉娜主编的《云南双江勐库古茶园与茶文化系统》里有这样的表述:在冰岛村,古茶树不是以亩来计算,而是以棵为单位来计量的。茶树划归农户,其收人所得也归农户所有。一个事实是,就算被认为冰岛茶正宗产地的冰岛老寨、南迫、地界、坝歪和糯伍5个村的古茶园,都不是大型的茶叶基地。

在这样的条件下,古茶园的产茶量一直处于较低水平。而市场上随处可见的“冰岛”茶饼,无论从价格上还是数量上,都不一定符合冰岛茶质优量少的特征,但却符合了冰岛茶高昂的价格。

这些茶,有些是以勐库大叶种茶为主要成分拼配而成,属于质量较高者。还有些以其他普洱茶为基础,表层覆盖勐库大叶种茶或拼配少量勐库大叶种茶制成。甚至还有完全以其他普洱茶品种制成的茶饼。这样的制作手法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这些冰岛茶有的标明了产地,有的没有标明产地,没有质量上的保证。这种乱象,在冰岛茶价格居高不下的现在,正愈演愈烈。另外,树龄仅在几年到十几年内的冰岛村附近山坡上的中树、小树,也被人拿来包装成古树茶。尽管外形差不多,但口感、甜涩度完全不一样,内行人一喝就“现了原形”,欺骗的只是不懂茶的人。

一位常年在冰岛收茶的刘姓老板戏称,以冰岛村为中点,茶价以辐射状向外递减,紧挨冰岛5寨的村寨茶价最贵,因为喝起来相似度最接近,距离越远的外圈村寨茶价越便宜。“好比投个石子进水产生的涟漪,中心点的波纹最值钱,荡一圈掉一个价,荡到最外围,就是普通茶叶价了。”

拿古茶树的年龄论价 商家的自娱自乐

做冰岛茶的商人都知道,每年冰岛茶上市时,300年以上古树茶产量不超过2.6吨,但市场上到处有声称采自千年古茶树的冰岛茶,而且价格在一位游客看来“光听听就会晕倒”。

那些千年古树茶从何而来?一位茶商透露:“自己制造出来的。千年古茶树勐库、邦崴都有,都不在冰岛,基本被保护起来了,允许采摘得很少。”

了解到,全世界年纪最大的栽培型古茶树在云南凤庆县香竹菁,被誉为锦绣茶王,树龄高达3200年。网友调侃,这棵树“年纪”比商纣王大100岁,比孔子大700岁,比秦始皇大1000岁。而全世界“年纪”最大的野生古茶树是云南镇沅哀牢山千家寨的1号古茶树,树龄2700年。在2017年的第十五届中国普洱茶节上,一饼500克的1700年邦崴古树茶,拍出了18万元的天价。

这些古茶树存在的价值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它们衍变成为见证地球生态变迁的活化石。

而另一方面,为了渲染自己的古树茶年代久远,商家可谓绞尽脑汁,兴起了一股比拼“最老茶树”的挂牌之风。商人先承包下古茶树,然后琢磨对外推出个什么年份的古树茶。“你挂个400年,太弱了!我最不济弄个500年、600年,甚至直接喊出了千年古茶树的称号。”

“这里面学问可深了,多个100年不是喊着好玩的,是要变现成生产总值的。”一位茶商透露,“100年古树茶你卖3万元一斤,我这个300年的好歹要买9万元一斤。那么700年呢,1000年呢,十几万、几十万一斤的古树茶就这么新鲜热辣地出炉了。”

不过这个游戏基本没有下家,纯属商家的自娱自乐,并且在一些州市普洱茶协会的自律和干预下,炒作商人自己都快玩不下去了。但有意思的是,每年还有人乐此不疲地表演,一到春茶上市就亢奋。

冰岛村房前屋后都是古茶树

不做山头茶古树茶 茶业如何生存

本来普洱茶都分古树、大树、中树、小树产品,但现在市场唯“名山”“古树”是瞻,卖茶的人也只喜欢卖名山、古树、纯料茶。

“这导致茶山出现一个怪象,家家都想要培植大茶树,叶子也越来越大,发芽也越来越晚。”戎玉廷说,其实藤条茶基地以前留的树冠大小是非常科学的,很好采摘,发芽率高,发芽时间早。但如今很多藤条茶基地却盲目地留大树,导致发芽很晚,影响到了春茶的上市,茶商不得不推迟收购时间。

“清明节都过了10天了,有些茶树还不发芽。等清明一过,价格就低了,茶农收益也会下降。”戎玉廷恨铁不成钢。

据统计,临沧目前茶园种植面积达139万亩,其中野生古茶树群落有40万亩,栽培型古茶园65万亩。当地茶商在多年经营中,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品牌和口碑,但在万花筒般的冰岛茶炒作中,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制茶卖茶路子,跟着潮流去拼“山头茶、古树茶”的玩法。

戎玉廷透露,这样的企业不在少数,当下活得挺滋润,那些不做山头茶古树茶的企业都不知道该怎么生存了,企业的客户总体在减少,有些企业都不敢打自己的品牌了,“代加工”成了好多企业的生存方式。

当下双江茶的市场流通值已超百亿元,而原料贡献产值就达20亿元,但整个双江县茶产业的税收仅1000万元左右。云南普洱茶、双江产业以及双江茶企均面临困境,如何突破?

“导致困境的主要原因在于普洱茶被‘名山’‘古树’这些没有标准的概念所代言、绑架。”戎玉廷认为,做名山古树茶初衷虽好,但它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资源掌握在分散的农户手里,可控性不强。缺乏标准,容易造假。而且进入门槛低,投资回收周期短,适合取巧、投机。最重要的是投机客不需要建厂房、买设备,不需要懂制茶技术,只要凭空有想法就行。

“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造就了现在的乱市,这对普洱茶整体发展非常不好。”戎玉廷说,云南茶叶的优势在于健康生态可持续的理念、优质稳定的原料和标准化的生产管理体系,这才是别人抢不走的东西。

云南省茶叶流通协会创会会长陈勋儒在中国•双江第五届勐库(冰岛)茶会健康茶叶论坛上同样认为,云南有600多万亩茶园,古树茶、名山茶和小产区茶只是其中的一个特色,生态茶、有机茶才是云南茶产业的主体。陈勋儒介绍,5年来云南连续邀请全国各地的茶商赴滇了解茶园的生长环境和制作过程,观察其是否生态安全,从而坚定他们销售云南茶叶的信心。“建议双江、临沧的茶产业要在品质、品牌和标准上下功夫,如果大家都把临沧乃至云南的茶产业建立在处理好特色和整体的关系上,云南的茶产业就会良性发展,全省千亿茶产业一定能够实现,全国更多的人就能喝到云南的健康茶。”

“古树茶、名山茶虽然暂时可当成获取高利润的工具,但绝不可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戎玉廷断言。

 
标签: 名山 古树 冰岛茶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