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茶新光阴旧

   日期:2018-07-06     来源:中国国门时报    作者:章铜胜    浏览:107    评论:0    
核心提示:喜欢绿茶的人,喝茶讲究的是新。早一点尝到当年的新茶,几乎成了值得在同好者面前炫耀一番的资本。我喜欢新茶,并不为炫耀,只因自己真的喜欢。

喜欢绿茶的人,喝讲究的是新。早一点尝到当年的新茶,几乎成了值得在同好者面前炫耀一番的资本。我喜欢新茶,并不为炫耀,只因自己真的喜欢。

这些年,大概是人到中年的缘故,渐渐喜欢上了喝茶,喜欢上了绿茶。绿茶香清,味也偏淡,像极了人生的中年,懂得人生的美好,也更加在意自己的内心,有些东西会悄悄地放下,有些东西仍会执着地坚持着,比如对一杯绿茶的偏好。

凡是到了中年的人,大概是懂得一点人生的真谛的,虽然很多时候仍不免会去计较一些得失,但再也不会像年轻时那般认真了。人到中年的心态,像一杯泡好的绿茶,是相对安静的一种状态,泡好的茶叶在水中,已经静了下来,不再沉浮旋转,水中的茶叶抛弃了一段青春的美好,是不是也到了它们的中年时光呢?我喜欢手中的一杯绿茶,是不是也与此有关呢?

爱茶,就常惦记着。绿茶叶绿汤纯,香清味淡,是应该用中年的时光去轻轻啜饮、细细慢品的。每年不到清明节,就开始琢磨着要采买一些当年的新茶了。有时候我会自己去产茶的山区,选购一点合意的新茶。实在没有空闲的时间,也会委托懂茶的朋友帮我选一些。在找朋友代为选购的时候,我总是患得患失,总是会反复地叮嘱朋友:一定要去山上的人家,采买高山上产的茶叶;一定要选连续两三个晴日过后,清晨露水干后采摘的鲜叶所制成的新茶;一定要选山上的老茶工用手工杀青炒制,用松木炭火经过一夜的时间慢慢烘干的新茶。这样选茶,近于苛刻,也唯有这样的茶,香浓味醉,才算得上好茶。朋友对我的苛求可能会烦,但多数时候他是会按照我的意思,精心为我挑选新茶的。

我对新茶是珍惜的,也会精心地收藏好的。通常用小罐分装,用保鲜膜封好,冷藏。喝时一罐一罐的打开,那些与茶相伴的光阴会慢慢变旧,而茶总是新的。在茶的新与光阴的旧里,沉淀着的是一个又一个与茶相伴的日子。

喝新茶,当然该有好的心境。于瓦屋纸窗之下,在明窗净几之间,窗前竹帘高卷,窗外花木扶疏,约两三好友,一杯在手,半日清谈,该是人生惬意之事。当我们畅想这样的雅人雅事时,总让人恍然有穿越之感,仿佛只有旧时穿长衫的先生们才会有这样的雅聚。在今天,这样的雅聚是不可得的,我们唯有仰望这样的旧光阴,因为它不只关乎一杯茶,它更寄托着我们对生活所怀的敬意。

若是邀朋引伴,一起茶叙,我喜欢在春日的山间,在半山的茶亭里。茶亭四面轩敞,有山风徐来,有鸟声不绝于耳,春阳斜斜,照在石桌石凳上,山间清明,茶亭温暖。最好在亭旁有溪泉淙淙,就地汲泉煮水,烹茶饷客,怡然自乐间,有“浴乎沂,风乎舞雩”的忘我。

在茶馆里品一杯绿茶,也是可以的。独坐于茶馆的一隅,要两样简单的茶食点心,最好是如烫干丝般清淡一点的淮扬茶食点心,于细饮慢啜间,闲看茶馆众生,世俗百态。看柴米油盐庸常和人情世态的冷暖,在茶客的眼里,世事无非如此,光阴总会变旧,而眼前的一杯茶,却是新的,淡绿、清香。

而我,常是在自家的阳台之上,对着数盆绿植,捧一杯清茶,握一册闲书,于独对晨夕间,品茶,赏绿,读书,偶有所感,则浑然忘我乐而忘忧,不觉日影悄然移动。在一杯新茶里,任凭光阴在流逝中变旧。

在茶的新里,是无关日月晨昏的,而在我们的眼前,光阴总在一点一点地变旧,旧的过程往往让人难以察觉,总是在蓦然回头间,才惊觉那些变旧的光阴,曾经也如一杯绿茶,是那样的鲜绿、清香。

 
标签: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